席朗玉。

【城拟】【黑河×深圳】这周份的信。

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我今天休息。预定计划是出去遛一圈儿,我已经摆脱被窝这个小妖精啦,清清爽爽的出门,感觉挺好的。要不在被窝里窝一天,稀里糊涂的过去,有点昧心。 
黑河不冷,靠江嘛,多少有什么比热容,比起漠河我暖和多了。但是不穿多点还是挺冷的,秋裤已经退居二线了,薄,出去一趟有点不当事儿,还是隔壁的刘奶奶人好,看我单身,每年给我翻新一条棉裤,嘿嘿嘿。 她手艺可真巧,好像很多年前我邻居也是个女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大眼睛,耳垂大,一看就是有福之人,对我可好了,可惜就是后来逃命去了。我再也没见过她。 
哦对了,我要给你讲一件趣事儿,昨儿我跟张先生出去办事儿,我自己溜达回来的时候遇见一老爷子。老爷子给一俄罗斯人指路,你猜他咋指的?
 “go this路,find电梯,ten六楼。” 人家老外要去的地方就是他身后的写字楼的一个广告公司,老外的语速太快,后来慢慢说的老爷子好像才听明白,然后就操着一口浓浓东北味儿的几个英语单词回答他,当时那老外就一脸懵逼,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赌一碗烤冷面老爷子英语家里孙辈教的,太可爱了。
 对了还有。前天我住的小区停气了…………我觉得万念俱灰!我一宿觉都没睡好!哪怕插了一宿电热毯!第二天感觉腰酸背痛脚抽筋,没有暖气的生活就像回到了最开始:(
最后关于你说停止每周书信的要求我驳回。 理由如下: 首先,我觉得书信方式能促进我们的感情,毕竟我们是友好城市(这里配一下QQ表情里的握手表情)。而且很多年以后我们老了,拿出来看看这泛黄薄纸上对方的字迹,可能会会心一笑,可能会疑惑我跟他原来这么熟吗,可能会颇为黯然神伤,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不小心纸就碎了。若是将来山盟犹在锦书难托,我只能拿着这一沓信成为一个老爷爷,坐在我家后院的椅子上,晒着太阳晃晃悠悠的睡了午觉,醒来时风吹走半沓信,余下的都是你敷衍我的屁话。那也好,我一人沉溺太久,自个儿断了自个儿的念头,眼巴巴瞅着万恶的资本主义带着你跑了,晚上再可怜兮兮的抱着我那些老哥们儿鼻子一把泪一把,“怎么我就绊倒在这个坎上了呢,我他妈还有力气啊再来一次”。
 我只想说我太寂寞了,熟络对你来说是禁果,对我来说是可望不可即,既然我们彼此之间都这么有毛病,不如就不让这所谓的年轻青春被狗吃了,等到最后意识模糊时再来感叹“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追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其次,我个城(人)认为,生而为城,有些时候注定身不由己,有些也可以稍微那个什么点儿。所以你也可以稍微和我亲近一下嘛……寄信真的不算什么啦你就陪陪我嘛~你有空就回我没空我也可以等啦~ 最后,我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啊还是怎么着?????我不管反正我不想断信。你可以不回我,反正我一定按时按点的寄给你;我知道你忙你可以不看信,反正我一定用心写。
 再来一个最后。 今生能与你相遇,生平大幸。 
以及,这个真的是最后一个最后了。 你别劝我喜欢别人了,《白马啸西风》里面有一句话:“那都是很好很好的,我却偏偏不喜欢。”

评论

热度(4)